|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Stop wasting time looking for files and revisions. Connect your Gmail, DriveDropbox, and Slack accounts and in less than 2 minutes, Dokkio will automatically organize all your file attachments. Learn more and claim your free account.

View
 

全版聯合報報導 以前,關進樂生 鎖住青春夢 現在,留住文化財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PBworks 14 years, 10 months ago

以前,關進樂生 鎖住青春夢 現在,留住文化財

文/盧禮賓(2005/04/18 聯合報)

湯祥明民國四十年住進樂生療養院,當年十九歲的他是建中學生,看來似錦的一生就此改變。

圖/陳易辰

近年來許多社服團體進入樂生療養院,與院民同樂,志工在房舍貼上「樂生有指望」的春聯為院民帶來希望。

圖/陳易辰

民國卅八年,建國中學高中二年級學生湯祥明,在學校抽檢發現罹患痲瘋病,他看來似錦的一生就此改變。

 

他和許多痲瘋病患被迫住在有如與世隔絕的台北縣新莊樂生療養院,不僅未來的一切都成泡影,有家也歸不得。半個世紀了,他們走過死亡陰影,在這裡安身立命,自成生活圈子,如今卻而被迫遷離住了數十年的「家」,他們決定抗爭。

 

以前,他們被認為「犯天條」,才會得「太膏病」,孤獨地與病魔對抗;現在他們對抗的是號稱民主時代的政府,因為政府要從他們手中,把草木扶疏、環境清幽的樂生療養院變成捷運新莊線機廠的水泥建築,他們被安排搬到新建的大樓,那裡有如鳥籠,感覺有如又被隔離一次。

 

爭取保存樂生尚未拆除的房舍和院區,是他們一致努力的目標。「生為樂生人,死為樂生鬼」,他們絕不離開一步。

 

午後,樂生院民乘坐四輪電動代步車在清幽小徑來來往往,互相問候,三五成群聊天、下棋或發呆,與世無爭地過日子。這樣的生活,數十年如一日,然而他們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悲慘日子。

 

「當年我在新莊的家被衛生單位人員用手銬銬住雙手,一腳踢進『太膏車』,送到樂生強制隔離治療!」湯祥明回憶。當時生活條件差,日子過得絕望,他的腦中只有一個『死』字,他因此曾在廿九歲那年自殺兩次。

 

事實上,家人從沒放棄過湯祥明,也歡迎他回家;但是他覺得與家人的生活習慣已經不一樣,例如每次回家進入屋內,要換穿拖鞋,但他萎縮變形的腳穿拖鞋不好走路,穿著鞋子又會弄髒地板,姪兒曾經勉強他在家住了四天,最後他還是回到樂生。

 

來自金門的呂德昌,曾經在金門縣政府林務局工作過,民國四十七年發現罹病,送到樂生治療。現年六十八歲的他,曾經兩度辦退院回家住了一年半載,照樣到田裡幹活,家人鼓勵他娶妻生子,但最後他也決定返回樂生。

 

七十七歲的林葉老奶奶可能是最幸福的院民之一,從十六歲進入樂生到現在,她靠工作打發時間,讓自己忙得沒有時間煩惱,抱著樂觀、滿足的心過日子。民國卅九年起,住在樂生附近的一些年輕夫婦因為經濟能力有限,「不嫌棄」她有痲瘋病,把小孩托給她照顧,她最多同時照顧十八個小孩。

 

「被隔離在樂生的院民能活到現在,韌命到已經不是人!」投入爭取保存樂生的「阿添伯」說。他們不否認捷運是國家重大建設,但反對政府從開始就黑箱作業,把院民蒙在鼓裡,說拆就拆。

 

「一開始我們被隔離在樂生,忍受失去親人、身體病痛的痛苦,過著被人歧視,與世隔絕的日子,自成一國;熬到現在只剩三百多院民,平均年齡七十幾歲,現在我們依然不奢求外在社會的接納,寧願自成一國,只求在此安享天年。」阿添伯說。

 

一九三○年成立的樂生院區,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與院民感情深厚,也是文化歷史資產;這裡老樹環繞,房舍冬暖夏涼,如今將因興建捷運而全部剷平。阿添伯憤憤地說,他們被迫遷到大樓的「鳥籠」,等於是「二度隔離」,沒有被家人遺棄,卻被政府逼迫搬走,令人痛心。

 

林葉老奶奶語重心長:「毀損樂生這麼美好的地方,不是樂生的悲哀,而是台灣的悲哀。」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