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Files spread between Dropbox, Google Drive, Gmail, Slack, and more? Dokkio, a new product from the PBworks team, integrates and organizes them for you. Try it for free today.

View
 

平安舍阿正伯伯的故事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PBworks 14 years, 1 month ago

樂地生根系列七:回首樂生傷痕 鄭文正十聲無奈

 

【記者沈伶鎂台北報導】20歲那年,就像其他離鄉背井的樂生療養院民一樣,鄭文正(見圖,平烈浩攝)也踏上這條「不歸路」。他印象中的樂生院,雖然環境清幽,卻始終無法掩飾囚禁隔離的醜陋。

 

「樂生療養院是在1930年落成,隔一年,有個癩病預防之類的法律通過,就開始抓人進來住。嗯,我記得那時候的樂生療養院,有很多用紅磚砌成的建築物,人家說是巴洛克式建築,陽光照射房子,就會發出又紅又亮的光芒,真的非常漂亮……」鄭文正表示,那時候很多房舍都用紅磚砌成,但後來國民政府接管後,將樂生院裡不少建築抹上灰色塗料,比起過去的美麗,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然而,優美的建築,似乎無法美化人性。對於疾病的無知與恐懼,讓人們開始互相猜疑,彼此築起銅牆鐵壁。

「你知道那時候怎樣嗎?樂生院四周都有很多『消毒窟』,裡面泡滿了消毒溶劑。親人想進來探望我們,或者醫護人員要上來換藥,除了要穿上防護衣外,還要穿類似雨鞋的東西,去消毒窟裡面洗一洗才行。唉,我們看了真的很難過,但是有什麼辦法呢?」

 

鄭文正回憶,那時候就算寄信、寄錢,也都要先消毒過,然後新莊郵局的人來收信件時,還會蓋上「已消毒」的字眼,才會發送郵件。

 

身體的囚禁儘管無奈,心靈的桎梏更磨人。看到現在民進黨政府不斷高喊人權立國,鄭文正不禁感慨:「那時候在打仗呀,根本沒有人在說人權,別說政府了,就連鄰居也不把我們當人看。一直到民國40幾年,樂生院裡都還有特務,設立『安全室』監視我們。」

 

30年前的往事,鄭文正於夕陽下緩緩述說。當年所受到的歧視,就好像萬年傷疤﹐始終在他心中深烙清晰痕跡﹑恍若昨日。

 

「以前大家都說這種病很恐怖﹐我們如果出去﹐這邊的人都嚇得半死﹐看到我們就閃到沒路。我們都會養些兔子﹑割割草呀﹐才靠近田埂﹐就馬上被人嚷嚷﹐要我們閃遠一點……」鄭文正說﹐現在樂生院外來人口多﹐有些人不知道這裡的故事﹐或者瞭解痲瘋病現已不會傳染﹐不像當年歧視得那麼厲害。

 

跟其他樂生院民一樣﹐鄭文正對於院內的花草樹木﹐有著深厚情感。他說﹐這些榕樹﹑果樹都種了6﹑70年﹐樂生院民之所以能如此長壽﹐就是因為這些樹木帶來的健康。「可是﹐沒想到政府硬要砍﹗說在吵什麼京都議定書啦﹐但是這些幫我們吸收二氧化碳的老樹﹐政府根本不管他們死活﹐」

 

如今﹐聽說政府不僅將搬家的念頭動到樹木身上﹐還要院民們全搬到新建大樓裡「關著」﹐鄭文正嘆道﹕「我去年人很痛苦﹐有個護士說要我去看醫生﹐好好醫病。我告訴她﹐免了啦﹐死掉正好壽終正寢﹐不然被關去新大樓8樓﹐我要是得到憂鬱症﹐跳樓自殺﹐才是死於非命咧。」

 

不過﹐對於青年樂生聯盟﹑各個民間社團及專家學者積極幫助﹐鄭文正始終心存感激。他說﹕「以前都沒有人幫我們﹐我們也不曉得該怎麼辦。唉﹐我們無能為力呀﹐只有一句無奈可講﹐人家是三聲無奈﹐我可以說是十聲無奈啦﹗」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